导航

导航

关于我们

联系QQ

免费咨询

入职体检代检

找人代办健康证会查出来吗

时间:2019-04-06 19:02 来自:未知

有读者向本报举报,称有人可代办正规体检中心的健康证。经过近半个月的暗访,本报两名记者在向代办人分别交纳了几千元的代办费后,一位未完成抽血项目检测,一位未参加任何一个体检项目,均拿到了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中心办理的健康证。昨天,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科负责人承认工作存在疏忽,并表示会尽快调查此事。
 
未体检可拿健康证
 
>>举报
 
读者小刘告诉记者,他的一个朋友王月(化名)在某饭店工作,按规定必须持健康证上岗。因为身体原因,王月无法正常办理健康证。后来,王月无意中发现网上有许多代办健康证的帖子。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从网上找到一名代办健康证的男子,对方收费3500元。在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中心体检时,这名男子找来一名女子,年龄与王月相仿,替她抽血做了检验。四五天后,那名男子打来电话,通知王月去拿证。在拿到证件后,小刘进行了查询,发现证果然是真的,她的朋友也顺利地在饭店工作。
 
偶然听到王月讲述自己的经历,小刘却很担心,如果太多人通过这种方式将健康证办出来,从事一些服务工作,后果不堪设想。
 
按照小刘的指点,记者进入某搜索网站的“贴吧”内,发现情况确如其言,这里充斥着大量代办健康证的信息,而且一些写着“内部有人,保证证件真实有效”等内容。
 
枪手指导如何“作弊”
 
>>暗访
 
记者先联系上一名李姓男子,该男子收费3500元,但这只是代替抽血的费用。问清男女后,这名男子称会找人代替抽血,并与记者联系。
 
11月20日上午8点多,记者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中心大厅。
 
等了一段时间后,李姓男子一直未出现,经电话联系,他报了一名冯姓女子的电话,称有关事宜由其帮忙处理,让记者自行联系。
 
拨通电话,冯女士称正在赶来的路上,并嘱咐说可按照正常程序接受前面的检查,但一定不要检验血液。根据北京市公共卫生健康培训证办证程序,记者填写了相关表格。8点半左右,一个身材不高,穿着单薄绿色外套的女孩出现在大厅里,这就是冯女士。
 
在一番交谈后,她熟练地带着记者交费、拍片,记者自行完成了查体、胸透和便检。抽血检查是体检的最后一项。她将记者拉到大厅的角落,悄声嘱咐说,从入口进入采血室后会看见并排的两个窗口。其中左侧窗口负责发储血管,参与体检者需要在此排队领管后至右侧窗口进行抽血,最后从采血室出口出门。整个过程中,记者需要自行排队领管,然后将健康证领证凭证单卷在储血管外面进行包裹,看她的眼色和手势见机将管交给她,然后先行出门。
 
冯姓女子提醒说,如果有不熟悉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什么异常,记者需要拿着管马上从后门出去,待她也出门后再将管交给她。“一定不要抽你自己的血”,她再三强调。
 
采血室内现“替身”
 
随后记者进入采血室,冯女士紧跟在后面。“糟了,人从来没这么少过。”一进门,她紧张地自言自语说,“人多比较好趁乱(行事)”。记者注意到,所有领完管的人需要依次到右侧抽血窗口前排队。如果秩序井然,作弊很容易被发现。但一些体检者不自觉排队,簇拥在一起,恰恰起到打掩护的作用。
 
正当记者领完管要去排队采血时,冯女士趁人不注意,从记者身后一闪身,斜插进右侧抽血窗口前的队伍中。随后她将手背在身后示意记者交出储血管,让记者赶快从出口离开。此时的她摇身一变,成了“替身”,在窗口顺利代替抽了血,整个过程体检中心工作人员没有提出质疑。
 
“替身”揭行业黑幕
 
抽完血,冯女士称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依事前约定索取3500元“体检费”。
 
随后与其聊天中,她称,李先生是他们的领导,这个组织十分庞大,李先生主要负责找客源,其他组织成员负责代人体检,按照组织内部的叫法,他们被称为“枪手”。
 
冯女士说,有业务时,李先生一般与组织成员单线联系。通常情况下,只有熟人才会被发展为组织成员。她还介绍说,他们的业务不仅限于简单的替人抽血,还为各种疾病的客户提供多项体检服务。“3500块的抽血只是小业务。”她不屑地说,一些高级企业招聘时有严格的体检要求,为这些公司的应聘者提供服务一般需要5000至6000元“体检费”。这种“大”业务李先生才会亲自出场,跟相关医生进行沟通,确保万无一失。
 
冯女士说,她从事这一行已有两三年时间,开始没什么关系,被医生发现了便给医生一些好处。这样几年下来积攒了很多人脉,他们的业务也得以遍布北京多家医院。据她称,他们关系最好的一家医院,甚至不需要“替身”代为体检,患有疾病的体检者自行体检后,直接可以由出证人员将有问题的体检项改为正常。“医生情况属于‘商业机密’,绝不能泄露。”
 
交谈中,她自称是北京某高校在校生,家在外地,每月做一两次“枪手”,贴补生活,3500元的费用可以得到300元左右酬劳。
 
办证者称内部有人
 
为弄清到底是否有内外勾结情况,记者再次从帖子中找到一人,这名男子自称姓尹,是北京某学校的学生,费用为3000元,证件拿到后再交钱。这次记者没有经过体检等程序,就将证件办了出来。
 
12月8日上午,按照约定的时间,记者一行再次来到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中心,尹姓男子没有来,这次又是一名女子前来代办。这名女子始终戴着口罩,自称姓王,与尹姓男子一样,是在校大学生,这么做只是为了赚些零花钱。
 
王女士说,“这三千元他们和内部人是五五分成。”而且这个内部人是尹姓男子的亲戚,尹姓男子叫那人为“大爷”。这次没有进行体检,记者在拍片、填表后,交纳了划价费70元,王姓女子就让记者离开,她称要把单子交给内部人。临走前,她还从兜里拿出了两张证,说这是刚办下来的,“保证是真证。”告诉记者三四天后就能取证。
 
两代办证均为真证
 
前晚,王女士用手机发短信给记者说,证已下来,约记者第二天上午8点,到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中心取证。
 
次日,记者很快拿到了证件,这次,王女士照例戴着口罩,将自己捂得很严实,很难看到其真正的模样。
 
在支付了3000元费用后,王女士很快乘车离开。随后,记者拿着之前冯女士办的健康证及当天领取的健康证,去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中心查询,结果显示这些证上的编号属实,均为真证。
 
>>回应
 
体检中心称内部将严查
 
昨天下午,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中心负责人。
 
朝阳区疾控中心体检科科长朱吉生称,今年9月底,体检中心便发现有社会人员代替抽血的现象,因不符合程序,医院未向体检者发放健康体检合格证。近期又发现一批人在医院体检中心代为体检。对于这种现象,朱吉生表示,医院方面无权对体检“枪手”进行惩处,只能致力于从内部加强管理。“这确实是我们工作的疏忽。”朱吉生称,疾控中心将就此加强体检中各个步骤的监督管理,特别是体检者身份的核实。
 
朱科长说,“如果每一名工作人员在每一个工作环节都认真负责,就不会出现这种现象。”被问及“枪手”提及与体检中心内部工作人员有联系,因此有恃无恐违规操作的问题时,朱吉生称:“有这种可能。”并表示体检中心近期将对单位内部相关人员进行严肃调查,特别是调查是否与“枪手”有经济勾兑,一旦发现将严肃处理。
 
>>探因
 
“寻枪”者多为避乙肝检查
 
据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体检科科长朱吉生介绍,从目前体检中心掌握的情况看,因自身健康状况有问题找人替检的人大部分是为规避乙肝病毒携带的相关检查。
 
据了解,今年7月,《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正式公布,其中第二十三条规定:从事接触直接入口食品工作的人员患有痢疾、伤寒、甲型病毒性肝炎、戊型病毒性肝炎等消化道传染病,以及患有活动性肺结核、化脓性或者渗出性皮肤病等有碍食品安全的疾病的,食品生产经营者应当将其调整到其他不影响食品安全的工作岗位,乙肝病毒携带者未被列入禁止准入人群。
 
然而此后“食品餐饮业终于向1.2亿名乙肝病毒携带者敞开大门”、“乙肝病毒携带者也可以拿健康证了”等因法律条文而衍生出来的“好消息”在现实中却遭遇了尴尬。
 
据朱吉生介绍,目前北京尚无与《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相应的配套实施办法出台。就健康证核发标准来看,针对肝炎的要求依然沿用未细化前的标准,即目前乙肝病毒携带者依现行管理体制尚无法通过健康体检。
 
某知名食品配送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食品卫生问题关系重大,尽管有专家论证称乙肝通过血液等体液传播,但基于大众长久以来形成的观念,企业对乙肝病毒携带者从事接触直接入口食品工作仍“持谨慎态度”。
 
一方面是体检部门的“老”标准,一方面是用人单位的“老”观念。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二“老”,正助长了“体检枪手”行业的发展。
 
>>专家
 
歧视乙肝罚则 应尽快予以明确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表示,“体检枪手”的始作俑者是那些隐瞒病情,寻找体检“替身”的人。他们为“体检枪手”提供了市场。抛开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说,一些因患某些疾病而被严格禁止从事接触直接入口食品工作的人员如此隐瞒病情实为害人害己。暂时的侥幸过关带来公共卫生缺口,“体检枪手”的得势终将导致受害人群增加,“寻枪”者的家人乃至于其自身都将面临成为受害者的危险。
 
对于乙肝病毒携带者权益的维护,夏学銮称需要加强相关知识普及和社会宣传力度,消除传统观念的束缚。更需要相关法律法规、实施办法的建立健全,特别是对歧视者的责任承担、惩罚措施应尽快予以明确。
 
>>律师
 
服务对象受损 “寻枪”人须担责
 
如此体检谁该负责?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熊烈锁表示,一旦有服务对象因为从业人员不合格的健康状况而受到利益损害,该从业人员所在单位基于对服务对象所负的健康、安全义务必须为此承担相应的民事法律责任。同时因为从业人员隐瞒了自身健康状况,为单位带来损失,单位可以基于此向从业人员进行追偿。
 
熊烈锁表示,体检部门“老”标准的改变有赖于有关部门配套实施办法的尽快出台,而受到职业歧视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应该通过向劳动主管部门以及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投诉,通过正当途径维护自身权益,而不能只顾眼前利益选择“寻枪”。
 
健康证
 
健康证即健康检查证明,证明某人某年某月进行了健康检查。它主要涉及食品生产经营,公共场所服务,化妆品,一次性医疗卫生用品等专业生产,有毒、有害、放射性作业,幼托机构保育等五个行业,从事这五大行业的相关人员必须拥有健康证。
 
一般在北京办理健康证时会出具两个证,一个是《卫生法规知识培训合格证》,另一个是《北京市公共卫生从业人员健康体检合格证》,如果自行办理,只需70元。
 

131-6711-5666